无锡真爱健康官网-专注糖尿病营养调理,营养方案个性化定制

  • 咨询热线:0510-85730778

真爱健康糖尿病营养干预:当心!糖化血红蛋白有时也出错

糖化血红蛋白(HbA1c)是评价长期血糖控制的指标,能反映糖尿病患者过去2~3个月内的平均血糖水平,而且不受抽血时间、是否空腹、是否使用降糖药物等因素的影响。但是真爱健康营养师提醒:评价血糖控制情况时切不可光看HbA1c数值,需要和自我血糖监测的数值结合起来综合判断。通常情况下HbA1c和点血平均值基本保持一致,但是两者不一致的情况亦有。


表1 糖化血红蛋白与平均血糖关系对照表

HBA1C与血糖-500.jpg


比如,真爱健康曾有一客户自我血糖监测数值高,空腹血糖及餐后血糖均高,餐后血糖有时甚至超过20mmol/L。然而该客户门诊查HbA1c为6.0%(排除测量误差),如果按照公式推测其平均血浆葡萄糖数值应该只有7mmol/L,血糖控制应该算不错,可门诊监测的随机血糖确实很高,这就是典型的点血值和HbA1c数值不一致的情况。


真爱健康营养师阅读文献后查找到几点影响糖化血红蛋白数值的因素:

1.血糖水平

 HbA1c和平均血糖、空腹血糖及餐后血糖都有很好的相关性。有研究指出,相比单个时间点来说,下午及夜间的血糖(午餐后、晚餐前后及睡前)与HbA1c的相关性较上午的时间点(早餐前后及午餐前)更强。


2.年龄

 HbA1c与年龄显着相关,HbA1c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升高,年龄每增加1岁,HbA1c将增加0.012%(FOS数据库)或0.010%(NHANES数据库)。然而,也有一些研究发现HbA1c与年龄不相关。


3.血红蛋白的类型及水平

HbA1c是红细胞中血红蛋白与葡萄糖持续且不可逆地进行非酶促蛋白糖基化反应的产物,因此任何引起血红蛋白数量与质量变化的因素都会对HbA1c的测定结果产生影响。例如异常血红蛋白病是一组由于遗传密码错误,最终形成结构异常的血红蛋白所产生的疾病(如镰状细胞贫血、地中海贫血)。目前许多检测方法可以对大部分常见的血红蛋白亚型进行校正,不过仍然有一些方法检测结果会受血红蛋白的亚型干扰。


4.地域 

这个影响也是因为血红蛋白水平差异导致的,分析显示处于高海拔地区人群的HbA1c检测结果时需要特别谨慎,所测数值不能真实反应平均血糖水平。


5.红细胞寿命 

影响红细胞寿命的因素亦会导致HbA1c结果不准确,比如溶血性贫血、慢性疟疾、接受透析的尿毒症、大量失血或输血时导致红细胞寿命变短,因此HbA1c数值降低。相反,脾切除术等情况下HbA1c数值升高。


6.饮食和药物 

虽然说测定HbA1c不用空腹,因为它受饮食因素影响小,但是一些保健品和药物摄入对HbA1c的测定值有影响。研究表明,大剂量水杨酸盐、维生素C和维生素E以及严重的铁缺乏都会影响HbA1c的检测结果。维生素C和维生素E可以抑制血红蛋白的糖基化从而使HbA1c结果偏低。某些抗感染治疗药物通过降低血浆中TNF-a水平及改善胰岛素抵抗,可以降低HbA1c。


7.其他  妊娠期女性血容量增加,血色素降低,因此其HbA1c水平比非妊娠妇女低,不能真实反应平均血糖水平。此外,导致肝脏疾病的最常见病因如酗酒和肝炎,可能通过干扰红细胞生成及降低红细胞寿命使HbA1c检测结果降低。还有一些疾病和所用药物也会对HbA1c水平造成影响。


综上所述,评价血糖控制情况时切不可光看HbA1c数值,需要和患者自我血糖监测的数值结合起来综合判断。血糖高怎么办,可以来试试真爱健康营养干预。

4大重构-500.jpg



参考文献:

[1] 2型糖尿病综合控制目标和高血糖的治疗路径.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3版).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

[2] Rohlfing C L, Wiedmeyer H M, Little R R, et al. Defi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lasma glucose and HbA(1c): analysis of glucose profiles and HbA(1c) in the Diabetes Control and Complications Trial.[J]. Diabetes Care, 2002, 25(25):275-278.

[3] Pani L, Korenda L J, Driver C, et al. Effect of Aging on A1C Levels in Individuals Without Diabetes Evidence from the Framingham Offspring Study and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2001–2004[J]. Diabetes Care, 2008, 31(10):1991.

[4] Kutter D, Thoma J. Hereditary spherocytosis and other hemolytic anomalies distort diabetic control by glycated hemoglobin.[J]. Clinical Laboratory, 2006, 52(9-10):477-481.

[5] Daae L N, Andreassen T.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cells may interfere in a glycated hemoglobin assay based on fluorescence quenching.[J]. Clinical Chemistry, 1999, 45(4):569.

[6] Iwamoto Y, Nishimura F, Nakagawa M, et al. The effect of antimicrobial periodontal treatment on circulating tumor necrosis factor-alpha and glycated hemoglobin level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J]. 2001, 72(6):774-778.



标签:   真爱健康 糖尿病 糖化血红蛋白